栏目导航
应天书院
八关斋
张巡祠
壮悔堂
归德府文庙
文雅台
华商文化广场
商文化博物馆
汉梁公园
阏伯台(火星台)
燧皇陵
开元寺
穆氏四合院
陈家大院
最新资讯
精彩视频

在线订票

古城一票通

优惠价:¥88

点击查看

应天书院

它是宋代四大书院之一,而且一度是四大书院之首。

更像一座公园

   地方政府已经修复重建应天书院。占地50余亩,构建起状元桥、崇圣殿、至圣先师纪念堂、范文正公纪念堂等。但这里似乎更像一座公园,仿古建筑,草木水榭,作为书院文化标记的,是挂着的匾额和几尊古人雕塑。

↑应天书院牌匾

↑状元桥

↑至圣先师纪念堂

↑崇圣殿

   完全无法想象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”,果然是似水流年韶光贱,千古江山转头空。

千年的光阴荏苒,兴衰荣辱

   站在夕阳里,身后是一片装古仿旧的新建筑。脑海中便幻化出千年来的光阴荏苒,兴衰荣辱。

南都学舍 应天书院之始

   在五代十国的天下大乱中,有个叫杨悫的读书人,在此地办了所小小的私立学校,南都学舍。他得到了当地军政人物的支持,又慢慢培养出了一个好学生做妹夫和接班人。等那个叫戚同文的学生接手学舍时,大宋已经平定了天下,开始大开科举、文治天下。南都学舍曾经创下过“七榜五十六”人及第的纪录,学子们“不远千里”“皆归之”,热闹一时。

↑孔子像

↑孔子徒弟像

↑孔子徒弟像

↑孔子徒弟像

↑孔子徒弟像

↑孔子徒弟像

应天书院的兴盛时期 

   就在戚同文过世、学舍渐渐衰落的时候,另一个历史机会来了。宋真宗将宋州改名为应天府,随后升为“南京”,定为“陪都”,马上有人愿意拿出钱来扩建150间学舍,收集千余卷图书,而学舍的负责人适时地将学舍捐给官府,不仅成功实现了从私办到国立的转正,而且受到了皇上的嘉赏。南都学舍更名为睢阳书院,后又由宋真宗御赐匾额“应天府书院”,定为南京国子监,成为国家的最高学府之一。闻名于世的应天书院从此诞生了。

↑应天书院的牌匾

↑应天书院大门

↑应天书院

↑大殿外

↑大殿外的祈愿牌

应天名人

   因为有朝廷拨的学田维持运转,不收学费,四面八方贫寒有志的学子纷至沓来,其中有一个因为不接受母亲改嫁而离家出走的穷孩子,后来高歌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范仲淹,曾经在书院里划粥而食,后来成为天下读书人的励志楷模。他见证并证实了书院的显盛一时和炙手可热。

↑范仲淹

↑范仲淹

↑孔子像

近代

   时光的演进铺陈落到眼前的景象,明晃晃的阳光下,空空落落的建筑,人迹罕至的院落,就像一个布景,充满了不真实感。事实上,应天书院的好景并不长,随着两帝蒙尘,它毁于战乱。此后在明嘉靖时重修,不久张居正即下令拆毁天下所有书院,清乾隆年间再建,再毁。

↑应天书院的大门

被重修总是好事

   应天书院曾被历史遗弃,如今被重修总是好事,虽然有些商业旅游的味道。不过,行文至此,我倒并不伤感,我们遗落了宋代书院,却有了现代大学,终究是天不丧斯文,而且斯文也应时而动。我还记得范仲淹读书时写的《睢阳学舍抒怀》:

白云无赖帝乡遥,汉苑何人吹洞箫?

多难未应歌凤鸟,薄才犹可赋鹪鹩。

瓢思颜子心还乐,琴遇钟君恨即销。

但使斯文天未丧,涧松何必怨山苗!

↑应天书院的院落